喃米儿

【年度总结?】年度总结九题hhh

花策: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我要死了。”
   
    伴随着烦躁的蝉鸣,铃村健一在榻榻米上翻了个身子,轻声说到。
   
    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说给一旁的樱井孝宏听的,反正这也是铃村一时的心血来潮,就像他以往那样,在不经意间蹦出奇妙的话语。
   
    樱井微微仰头,看着有些泛黄的天花板,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旧的风扇“咔哒咔哒”转个不停,从纱网中堪堪挤进的风几乎是瞬间就融入屋内闷热的空气中,只剩下风扇单一的声响。
   
    “唔,是吗?”樱井转过头去看他,确信对方的胸腔还在起伏着,双眼虽然因为闷热有些无神,但还是一直盯着某处,“因为什么而死呢?”
   
    铃村眨了眨眼,突然对着这个燥热的房间咧了下嘴,声音还是那么轻,
   
    “大概是因为太喜欢你了吧。”
   
   
   
        ―― 1300《longing》


第二题 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他全然忘了昨天晚上的诡异,打了个哈欠从床上滚下来,肚子还有些疼,但是不怎么碍事。
   
    迷迷糊糊的从地上捡起手机,名为孝宏的发件人所发的邮件还是未读状态。点开邮件,寥寥几行字却让铃村僵在原地。
   
    「健酱,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若是你不回复邮件就是同意了。还有……生日快乐。」
   
    且不说自己的生日被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就是前几行字他自己也完全看不明白。
   
    “……可能是早上起床脑子还不太好使。”这么想着的铃村把手机放在一边,洗漱完后吃早饭,直到看到例行在门口等自己的樱井才反应过来。
   
    自己是被告白了……?
   
    肚子又猛烈的疼起来,他忍不住蹲下身子,勉强抬起头看樱井,突然觉得从昨夜到现在一切都这么其妙。
   
    被有些焦急的询问,身子被抱起来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可能是昨夜睡得太少,朦朦胧胧之间睡去,眼里只有那个熟悉到不行的眼镜。
   
    铃村健一觉得自己可能遇到大危机了,不过在此之前还是想要想好吃冰淇淋到肚子痛这个问题蒙混过关的理由。


     ――1300《视线所及之所》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好了,小亚瑟~”弗朗西斯把他手上的手套一点点咬下来,抓着他的手轻轻舔/舐着。
   
    旁边被解开的绳子已经断了,不知道那双手的主人被绑了多久。
   
    “哥哥我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呢!”兴奋的语气根本藏不住,舌尖慢慢划过指节,酥/酥/痒/痒的好像连骨头都要化掉。
   
    “你今天怎么没说爱我?”
   
    厚重的床帘密不透风,甚至连光线都照不进来。宽敞的办公室亮着柔黄色的灯光,打在亚瑟发上漂亮极了。
   
    哦,上帝的宝物。
   
    弗朗西斯窃窃笑了,突然想看一下那双眼睛。于是黑色的绸带滑落到地上了,亚瑟又变回了亚瑟。
   
    “真美。”
   
    “……”
   
    嗤笑一声把目光转向弗朗西斯,亚瑟连声音里都带着嘲笑,“变/态。”
   
    这一点弗朗西斯并不否认,笑着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然后一点一点在他身上印上自己的痕/迹。
   
    我亲爱的小亚瑟——
   
    风纪扣已经被扯下来了,线绷断的时候弗朗西斯能感受到亚瑟突然僵硬的身体。
   
    属于弗朗西斯的甜腻笑声让人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是被他爱着的,只有亚瑟才明白那个混蛋不会爱任何人。
   
    哦,他自己被爱上是个恶心的意外。


   ――仏英《扭曲的爱》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达子桑……不让我喜欢你吗……”
   
    这个声音太委屈了。铃木莫名有了负罪感,虽然刚刚的确是他拽着岛崎的领子威胁的吧……不过罪魁祸首是岛崎信长这个人才对啊!
   
    “……嗯?”
   
    这种事情自己该怎么回答啊?铃木啧了声,看着岛崎的眼睛,更确定了他这一副要被自己抛弃了的样子实在是太传神了。
   
    岛崎抿了下唇,看着比自己矮那么一丁点的前辈,接着又是一个明媚到不可思议的微笑,
   
    “那我可以亲亲你吗?”
   
    不要用这么纯良的表情说出这种话啊!!!
   
    “不可以——唔。”
   
    话刚说完,唇上就印上另一个人的温度,浅尝辄止,却又忍不住想要更多——并不讨厌这样的温暖。
   
    铃木再次扯上了他的领子,撬开了他的唇。
     
    铃木达央发现,这个小他一级的岛崎信长恰好是能把他吃的死死的那种类型。


      ――信达《不知道的你》


第五题 人物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啧……”
   
    立花压抑住喉头痛苦的呻吟,倚着墙壁滑下,坐到地板上。双腿已经脱力了,腹部的血水混着冷汗滴嗒到地板上。
   
    怎么想这次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缓慢换气,睫毛不停的颤抖着,大脑炸开一片昏暗,意识被他仅剩的理智紧紧抓住,已经到极点了。
   
    “咔嗒。”
   
    房间门被推开了,脚步声几乎听不到。他闭上眼,怀疑自己听力见长是生命最后的回光返照。
   
    “啊,很漂亮呢,”刻意压低的笑意还是从冷静的声音中泄露出来,“如果是女人的话大概会更美吧。”
   
    “……”立花抬起眼皮,还能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那就去找女人啊。”
   
    “唔,”日野聪笑出声来,体贴的坐在他面前,手指却一点都不体贴的戳进他和服里的伤口,“果然还没有学乖啊。”
   
    “唔——”紧闭双眼,鬓角流下涔涔冷汗。


       ――聪花《玻璃爱》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的部分




    “拓笃又画了什么?”没有拒绝对方的请求便是同意了,而且实际上每次的英语考试都是寺岛在画画,而羽多野在答题。他凑过去看了眼那副半成品,内心说着“果然如此”。
   
    寺岛歪了下头,用铅笔点了点他的英语卷子,淡灰色的铅粉留下痕迹。没什么隐瞒,寺岛大大方方的把画给他看,“还是涉君啦,我只想画涉君啊。”
   
    无一例外的,每次英语考试,寺岛画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羽多野涉。恐怕光是羽多野的画像,寺岛就可以叠的比卷子还要高了。
   
    羽多野把目光转向寺岛那边的窗户,冬天这个季节天总是暗的特别早。下午第四节课,阴暗的天空好像要哭出来了。
   
    手指动了下,似乎是不想再看见这样的景色,羽多野把中性笔放在桌子上,伸出手臂,隔着寺岛“唰”的一声拉紧窗帘。
   
    那只中性笔晃了下,继而咕噜咕噜的滚下桌子。
   
    “拓笃画画总是那么好。”毫无意义的夸赞。怕是寺岛也会觉得这是一句无聊的话吧。
   
    这么一想,羽多野莫名紧张起来,连滚掉的笔都无暇去检。眨了眨眼想要解释什么,张开嘴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寺岛看着他略有滑稽的样子,笑了下又把唇角抹平。大概是他太了解羽多野了,反而能从对方的一举一动中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弯腰帮他把笔捡起,不知道中性笔会不会断色,但是已经无所谓了。
   
   
   
    “笨蛋涉君,快做英语卷子吧,不然我要抄不完了。”


        ――涉拓《那年死去的夏天》


第七题 接吻与H
摘取你最喜欢的H部分,没有就上吻戏,吻戏也没有就空着吧


肯定放不上来了……
   
  


      ――双黑《crazy love》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得了吧铃村健一,你要是上国中的时候地理课认真听讲 加起来超过一个小时,过马路的时候干脆来辆车把你撞死。
   
    果然等到红绿灯变成原谅色他再向着对面走的时候没一辆车敢撞他。这时候他就开始感激起国中的地理课是多么乏味。
   
    阳光晒得过分,要不是和路边某个随地撒尿的土狗不一个品种,他也会张大嘴伸出舌头哈哈个不停。
   
    想到国中,国中自己还算是个优等生,反正地理再不好也有某个姓樱井的好友考试给他传纸条。有段时间他都想自己以后不给他标记简直对不起自己那张印满全优的毕业证。
   
    虽然这愿望的确是实现了,但没他想的那么矫情恶俗,就是两人某天滚着床单不小心忘了戴/套。
   
    不过那家伙态度还算良好,至少把自己宠得像只趾气高扬的猫主子,说实话家里那两只狗加一只兔子都没自己这么浪。
   
    樱井孝宏人好会撩温柔还带点霸道他又不是不知道,光一个alpha的性别摆在那里就能让多少BO拼了命的往上凑——哦,今天还来了个A。
   
    他铃村健一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虽说小O被标记了是不好混,但是也不是活不了。他又不是那种把自己的贞/操压在箱底没了能哭上三天三夜的玛丽苏小姑娘,要是被踹了他也顶多会像被标记的那天一样,骂句操/你/妈然后接着浪。
   
    所以樱井要是真看上了那个小姑娘想来段禁忌AA恋自己也随他去了,就当是还个地理考作弊的人情。
   
    想到这他开始后悔干嘛要坏人家好事,连抑制剂都买好了还怕个什么。
   
    想到这儿他自己也走到了家门口,还没来得及进门说句“我们分手吧”,就看到了出门口的好友——男朋友。


     ――1300《影踏》


第九题 那么,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就是填完坑(…
   





    “啧,你喜欢我什么?”
   
    中原中也啧了声,把手中的trinidad撵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眼睛还是盯着桌子上的文件,连眼神都不舍得给太宰治一个。
   
    太宰治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没管眼前的小矮子连看都不看他的样子,凑过去揉了把他的头发。
   
    不得不说,虽然这个小矮子脾气挺烂的,但是头发倒是柔软的不行。在手指的间隙中跳出几根卷毛,像是挠在太宰心尖上一样,似痒不痒的。
   
    “诶,这还用问吗――”特地拖长声音,太宰眯着眼心情愉悦的不行,“我喜欢你又傻又矮这一点啊――”
   
    “砰――”
   
    接着,刚想打报告进门汇报工作的芥川龙之介,就看到了自己的老师一手把他的搭档的脑袋按在了桌子上。
   
    “……”
   
    太宰先生,您一路走好。
   
      ――双黑《未解的答案》


     ……这样的文字不知道怎么样hhhh



――――――――――――――――
好想玩这个……
这一年我应该不是混过去的吧(就算考试成绩是混过去的×
咳咳……
总之我们考完试就会填坑的w
用这个来混个更……
嗯。
就不打tag了.